唐国华,中国当代著名书法家——含蓄、雄浑、隐晦、甜美、不俗

唐国华,1965年出生,中国当代著名书法家,中国一级书法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研究院院士,红星书画院理事。自幼受家庭影响,5岁之时,开始跟父亲学习楷书,后又切入魏碑,学二王,习怀素,练米芾,临王铎,摹遂良,几十年如一日,笔耕不辍,行草见长,隶篆兼之,尤擅长榜书。几十年来临习诸家碑帖,继承传统书法之优点,集众家之长,同时又力求创新, 终于在书法和绘画艺术的百花园中孕育出了自己的独特风姿,成为一朵绚丽的书苑奇葩。同时形成了遒健雄浑,风神俊逸的艺术风格。他的书法艺术结字内收外放,寓于方圆,含蓄劲健,向背和谐,用笔方圆兼施,八面出锋,藏而不露,甜而不俗;欣赏他的书法和绘画作品,实为艺术之享受。其书法作品曾数十次参加各省市举办的书法大赛及书法展览,先后获得一等奖,二等奖,优胜奖等等。全国书法专业报刊《书法》、书法报、书法导报、中国书画报等国内十余家专业报刊专题介绍。2005年第13期《中华儿女》杂志(团中央主办)专题介绍了他的艺术成就。其作品被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简帛博物馆、故居和碑林收藏或刻石。作品及事迹被北京晚报,人民日报,新华网,中国网,中国艺术之梦网等多家媒体采访报道,并被法国,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俄罗斯等国际友人收藏。

你必须了解签名的常识。看书法水平。不要让专家“笑”

我们知道,书法作品,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既有统一,又有协调,那一部分缺失都不行,那一部分不到位,都不和谐,作为书法作品的点睛之笔的略款,更是不能够忽视的环节,从某一层面上看,落款就是可以看出你的书法水平如何如何?那么,书法作品落款,究竟有哪些讲究呢?下面就一“文”打尽落款所有小妙招和常识,不让内行人看笑话,更不让人指指点点,下面就分享有关落款的常识,希望对你有所所帮助和启发,感觉好就记得分享哟。

字体选择,落款不可以使用哪些字体呢?这还要考虑正文内容字体,倘若正文是隶书,落款就不能使用篆书、正文是楷书,就不能使用隶书,正文是行草,就不能使用楷书,倘若这些你都中招了,你的书法水平让人堪忧,在一般情况下,我们的原则就是“文古款今,文正款活”,正文是隶书,魏碑或者是楷书,可以选择楷书或者是行书,正文是金文、篆书或者是甲骨文,可以考虑选择篆书、章草或者行书、楷书。

落款常出现的问题,避开这些问题,相信落款不是问题,一方面落款的字迹大小要慎重,不能够出现落款的字迹大于正文的字,要小于正文字体大小,落款位置上要避开这一个“坑”,不能出现在正文上面,同时还要考虑印章的问题,印章字迹不要大于落款字迹,倘若正文内容寥寥数字,在落款位置上要选择接着写,不要换行,这也是大忌,同时落款的时候,不要喧宾夺主,印章不要多而乱,倘若作品就会出现“大花脸”,还有一点需要我们注意的是,倘若两行小字落款的,宽度不要超越正文宽度,否则也会出现一种臃肿感,不协调。

关于日期的书写,这也是常常出现的毛病之一,落款中最大的忌讳就是公历农历混用,题款的时候,可以考虑写上地点,但是不用雅称否则就俗气,尤其在斗方作品中,宽度同样不用超过正文宽度,还有一个注意点就是,上款有人名的,就不要再盖闲章了,盖上闲章就骑在了你的头上,不协调,也失礼,破坏书法的整体感,最特殊的就是对联,如果是龙门对,上款在右边,下款在左边。书法四联首幅,右上可盖小印章。其余不可盖,如统统盖上,行气就破坏了。基于上面的问题,不知道你是否注意过,避免这些“坑”,你的书法作品就非常专业了,分享交流哟。

宁波书法史上的鄞州人

鄞州是“中国书法之乡”,溯历史长河而上,将看到怎样瑰丽的文化景观、怎样光芒耀眼的书法家群体?

迄今为止,宁波找得到的最早实物上留下文字的,是鄞州区云龙镇甲村石秃山出土的春秋前期的青铜矛上所铸的阳文“王”字。

如果说从先秦开始追溯,宁波书法史上有两个时期的走向与全国的书法史大趋势不相一致,而这两个时期,则都与鄞州的书法家群体有着密切联系。

不久前,一部《游目瑰翰——宁波书法史》问世,不仅首次系统梳理了先秦以来宁波书法的历史走向、人物群体、丛帖碑刻以及大事年表,也让一大群星河灿烂的鄞州书法名家在历史的坐标中更加鲜活。

此书的作者也是鄞州人——陈磊,沙孟海书学院学术负责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兼副秘书长。

“我在写作此书的时候发现,那个时期,全国书法领域的发展,正从北宋苏、黄、米三家逐渐走向衰弱,而宁波的书法却迎来繁荣兴盛,远远超过北宋时期。”陈磊说。

为何会逆势而上,与全国的趋势相反,陈磊给出的答案是:南宋时期,宁波成为京畿之地,经济社会发展迅速,而官员、文人、学者众多,文化的繁荣推动了书法的发展。

陈磊告诉记者:“当时,在推行科举制度的同时,实行荫补制度,让中高级官员的家族子弟有机会直接进入仕途,于是,出现了南宋时鄞地著名的望族,也出现了以家族为单位的书法群体。张氏、楼氏、史氏家族,成为当时南宋宁波书坛的主力军。”

张氏中的张孝祥,其状元策、诗、字,人称“三绝”,他的书法点画遒劲,卓然有颜鲁之风。他的侄子张即之,以禅如书,饮誉南宋,崇尚个性,开创新的风格。

楼氏家族也是书家辈出,其中以楼钥为代表,他的书风章法紧凑,显露出郁茂酣畅的气象,他的《题徐铉篆书贴》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史氏家族中的史浩书法风格劲秀,笔法受欧阳修、李北海和米芾的影响;史弥远工于笔札,书法秀逸雅致;史文卿精于题匾,东钱湖韩岭赐水亭、龙洞匾额等都出自他的手笔。

明代的鄞州书法名家,则延续宋元时期的灿烂,书法之外,还兼有各种才情,并在其人生传奇中写下浓墨重彩的篇章。比如丰坊,丰氏也是鄞州的望族之一,丰坊拥有积16代藏书的万卷楼,同时埋首诗、书、画、印,专心治学、治艺。屠隆,书风洒脱,气韵清新,他同时也是著名的戏曲家、文学家和画家。文武双全的钱肃乐和张苍水,都是抗清名将、诗人及文人,钱肃乐的书风擅长行、楷,笔法圆淳,挺拔刚直,天一阁博物院藏有他的真迹;张苍水的书法出入褚、米之间,行间周密,豪气凛然,忠义之心见于笔端,令人肃然起敬。

清代的宁波书法,又呈现了与全国大势相异的现象。在陈磊看来,这一时期,全国书坛开展了碑动,“碑派”兴起,但宁波却因为有着古今藏书,同时因为太平天国运动等战乱对经济的影响,仍然走着“帖学”之路,也形成了全国大势格格不入的“我行我素”现象。

这一时期值得关注的鄞州书法家群体,几乎接续了宋元明以来的文脉,形成了藏书楼书法家群体。比较显著的如万氏家族,涌现万斯同、万经等名家,万斯同的藏书楼以“寒松斋”命名,他是浙东学派的主要人物,著述数十种,书法也颇具文人气质,兴之所至,率性而为,不刻意雕琢。建有“双韭山房”的全祖望,是著名的史学家、藏书家、书法家,擅长小楷,书风清雅闲逸,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清高和卓尔不群的生命价值的向往。徐时栋建过多个藏书楼,“烟屿楼”“水北阁”等,他的书法五体皆能,尤以草书见长,笔法纯熟,格调高雅,令人赏心悦目。

在衰微的“帖派”书法中破茧而出,走向碑帖融合,一批从宁波走向上海、北京等地的书法名家崛起,而鄞州的学者型书家赵叔孺、马衡、沙孟海、朱复戡等,都是其中的领军人物。

同时,在梳理了不同历史时期,鄞州书法群体现象呈现的特色之外,陈磊还特别关注到两个现象,一个就是在宋元时期和明代,宁波与日本的书法交流之中,天童禅寺、阿育王寺与日本僧人、丰坊等名家与雪舟等日本名家,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另一个现象就是在鄞州,各类丛帖石刻、碑碣墓志、摩崖石刻等遗存非常丰富,并且水准极高,是不可多得的文化遗产。

作为书法家以及学术研究者,这些历朝历代的鄞州名家对于陈磊来说,大多数并不陌生,但在梳理和写作的过程中,却时常有各种新鲜的发现,让他内心激荡。

从个人的审美偏好,陈磊最为关注的是南宋时期的张即之:“2015年我在日本东京举办了个展,在与日本书法家交流中,看到了他们对张即之的推崇,我就专门去关注了他的经历和作品特色。”

这位张氏家族中的代表人物,历任监平江府粮科院、将作监部、司农寺丞等官职。在书法艺术上,张即之没有单纯地继承叔叔张孝祥的书风,而是博采众长、自成一家。

“我觉得张即之和沙孟海,在书法艺术上有不少共通之处,比如都是集大成者,比如都擅长榜书大字。”陈磊说。

张即之大字作品,传世有《待漏院记》和《杜甫戏为双松图诗》等。《待漏院记》藏于上海博物馆,每行三字,每个字都大如碗口,结构上稍稍改变了颜书外拓的姿态,点画上大量参用侧锋,显得更为多姿。《杜甫戏为双松图诗》为辽宁博物馆收藏,作品结体宽博方正,行笔粗壮雄健,章法流畅跌宕,尤其是点画上的视觉冲击几乎达到极致,仿佛有重峦叠嶂、起起伏伏之势,显得尤为冷峭奇崛、劲健不凡,蕴含险俏的动态之美。

明代时期的詹僖是宁波书法家的代表,但如今他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却并不高。有意思的是,陈磊发现,詹僖在他的时代,最出名的竟然是因他同时是仿作高手:“那个时期赵孟的影响实在太大,书家无不学赵,而詹僖学赵几可乱真。”

陈磊在阅读相关文献时发现,詹僖在很多相关的论述中出现,可见他在当时的知名度。而去除他作为仿赵高手这一标签,作为书法家的詹僖本身也是功底不弱,他自云:“刻意书学五十余年,心记腹画,方悟旨趣。”詹僖所作蝇头小楷,所写吴氏墨竹,恣意潇洒,遒劲可法,为世人所珍。

明代的书法名家中还有方仕、陈沂等不大为当今人所知,却水准不弱之人。方仕的书画受日本遣明使等大小官员青睐,并且作为丰坊的学生,亦是一位仿作高手,他的《墨竹图》被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陈沂书风独具,明代著名文学家、史学家王世贞认为他的书法在苏书名家吴宽之上,他的书法作品被美国大都市艺术博物馆收藏。

让陈磊印象深刻的还有清代的万经。万经的父亲万斯大是清初著名的经学家,万斯大兄弟八人博通经史,皆师从著名学者黄宗羲,可谓清初浙东学派的骨干力量,人称“万氏八龙”。万经纂修过《宁波府志》,还出过一本书著《分隶偶存》。这部书分为上下两卷:上卷为“作书法”“作分隶书法”“论分隶”“论隶分楷所矫起”“论汉唐分隶同异”“汉魏碑考”六部分,下卷为“古今分隶人名氏”。

在这本著述中,万经穷本溯源,详加考辨,厘清了隶书、八分、楷书三体的概念和实指关系,他认为“楷、隶无分别”,唐代以前之书统称为“隶”,唐代以后之书则名为“八分”。《分隶偶存》还收录了万经自己所藏的汉魏碑刻拓片21方(汉碑18方,魏碑3方)。

“万经在此书中关于隶书的论点对于后来的学术研究具有重要价值。宁波书法史上的鄞州人,有开拓创新的,有推动国际文化交流的,有著书立说的,细细研读这些文献史料,非常为先辈们自豪。”陈磊说。

在陈磊看来,无论是被封为万世楷模的张即之,还是不为时风所动的丰坊,或者是榜书独步天下、被誉为20世纪“书坛泰斗”的沙孟海,他们的作品无不体现了与书家内心之间的互动相生,可以从作品中体味蕴含的深厚人文精神和“修、齐、治、平”的家国情怀。

同时,陈磊还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宁波书法史就是一部挣脱的历史,如张孝祥、张即之挣脱了法度森严的唐人传统,丰坊、方仕等一批明代中期书法家挣脱了官方眼中的“台阁体”书法,晚明书家张苍水、屠隆用强烈鲜明的艺术语言挣脱了董香光。近现代书坛巨擘沙孟海、朱复戡挣脱了“帖派”书法的桎梏,走上碑帖融合的道路……

“挣脱的意义在于,自发性地提出对历史当代性的自我更新,并通过一种微妙的方式与传统保持密切联系。”陈磊表示,这也是当代人拥有的人文传统。

他在写作这部宁波书法史的时候,初衷是想努力把这一个个四下散落的片段试着聚拢、连缀起来,并设法填补其中的空白,让这片时间轴上的书法版图尽量完整和清晰。

“2018年接到宁波出版社邀请,我就觉得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宁波书法史上名家辈出,但是系统的文字著述却还没有。”陈磊接到任务后,很快就列出了清晰的提纲。

写作这样的专著,他还是有一定优势的,本科毕业于杭师大的历史系,硕士读的是中国美院的书法系,无论是历史和书法,他都有着专业的基础。此外,他在沙孟海书学院从事过多年的学术研究,刊发过不少论文。

在陈磊的观念里,这样的地域性书法史写作,要站在全国书法宏观的视野里去看待其体现出的价值意义,也要在历史的纵向中凸显特定时期的精神特质,在这样经纬度交错的打量之中,无论是书法史的演变发展还是群像的涌现,个体的创作经历,都有了托底的背景和清晰的历史坐标。

最难的是南宋前期资料缺乏,陈磊在海量的文献、资料中寻觅,也把目光放到相关的实物遗存上,最终他从鄞州区文保中心的藏品中发现了铸有阳文“王”字的青铜矛。他用专业的眼光解读这个3000年前的“王”字:“结体疏朗有致、舒展流丽,线条由方趋圆、圆润饱满,宛如铁线盘曲而毫无纤巧柔靡之象。”

他又考证了宁波早期的碑刻、汉砖等系列实物,为宁波书法早期的形态作了论述:“河姆渡刻划符号和‘王’字青铜矛为源头,以汉代砖文为载体,以《汉三老讳字忌日碑》为经典,逐步完成了字体演变,构筑了宁波书法萌发期的艺术特质。”

有了这个开篇,后续推进写作就顺利了很多。为了让这本书为更多人所接受,陈磊在后来的修改中,把很多专业性强的论述删减了,同时,书里选用了近200张照片,以通俗易懂的语言和图文并茂的呈现,向读者娓娓道来宁波数千年的书法史。

《游目瑰翰——宁波书法史》出版后,在书店及当当、孔夫子等网站销售,反响不错。沙老的、著名书法家朱关田、陈振濂等对此评价也较高,认为这部书是研究宁波书法的重要引子和资料。

张海滨书法——实力派书法家

张海滨,清凉书院院长,国家一级书法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名家协会会员、北京宣和书画研究院研究员、当代最具实力书法家、最具收藏价值书法家。

张海滨深受祖辈艺术熏陶影响,自幼酷爱书法艺术,8岁开笔练字,在30多年学艺习书过程中,沉醉墨池,潜心研究中国传统书法技艺和书法理论,先后临模颜真卿、栁公权、王羲之、褚遂良,魏碑诸帖等书法历代名家书帖数十年。在继承传统书法的同时,融会贯通、思索创新,始终以孜孜不倦、不耻下问、勤奋好学的致学态度,广泛吸取营养、博采众长,从而融碑帖之所长,集诸体之风范,去粗取精,形成自家风貌。其作品主要以楷书和行书为主,问世以来,有魏碑雄健之底蕴,唐楷之遒劲与伟岸,格调雄伟中透者秀气,厚重中辅以奔放,有古朴之风而无泥古之造作。

回顾张海滨的艺海生涯,我们不仅被风格独具的书法作品所吸引,更可从不同时期的作品中发现,既根植于传统,又来源于生活,并有所创新发展。使传统文化与现代生活的充分融合恰到好处,并不断推陈出新,独树一帜。让我们看到了一位书法艺术家始终坚守自己内心的那份纯净和艺术的不断追求,持之以恒地提升自己的人品与艺格,真正达到了个人素养、艺术品格与传统文化高度契合的境界,从而受到诸多专家和学者的好评始终保持先进性,他坚持传承传统文化的同时,积极致力于公益事业,以书法结缘,用文化亲民,经常深入基层,将传统文化惠及于民,为社区居民、亲朋好友、困难群众义务作书,先后为社会各界群众、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工厂农村免费书写书法作品、春联2万多幅,闻名一方,被大家亲切地称为亲民书法家”和“草根艺术家”。

中国当代青年书法家、中国爱书画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陈培作品赏析

陈培,(艺耘)男,1985年10月出生于山东济南。当代青年书法家,军人出身自幼爱好书画,作品以爱国、弘扬仁义道德为主题内容,以倡导德善为艺术追求。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华爱心书画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山东当代诗书画院副院长,中国人民解放军美术书法研究院书法创作委员会委员,军旅书法家,山东舜陈文化交流中心副会长。自幼酷爱书法绘画,七岁开始学习书法,入门初学楷书欧体、又涉取隶书、魏碑,后兼学行书王羲之、米芾等名家书法名帖,学书以来笔耕不辍!师从外公王志春,跟随外公研习多年,在学习古人碑帖的过程中,将书法理论与传统文化进行结合,揣摩领悟书法的用笔及精髓要领,基本功扎实,作品曾获书画频道迎春美术作品展播,并获得中央电视书画频道颁发作品参展证书。

陈培,哲慧思聪,史学渊识,文知感悟、美艺灵游,致力道、儒学,对中国传统文化和书法艺术有深邃的解释,为弘扬传统文化及教育作出了突出贡献。书如其人,源本正心,心正则笔正,先生作品温雅秀刚、道劲圆熟、飘逸空灵、儒雅平淡、颇见禅趣;行笔重视传统而不蹈袭传统,力追古法,有本有源,于微妙之间显露文人性情,一种正义与真诚,秀美与博雅之风徐徐拂来在!学习古人碑帖的过程中,将书法理论与传统文化进行结合,揣摩领悟书法的用笔及精髓要领,基本功扎实,通篇气息淡和空灵,字形洒脱俊秀,用笔遒媚飘逸,底蕴内捻而不泛年轻人的潇洒自然,临摹及模仿能力极强。

中国的书法是中华文明历史发展的一个载体,与中国人的思想观念有着密切的联系。陈培表示,书法几千年来一直在见证着是文化的发展传承。从历代的名爵公卿到如今的学者文人,都将其看作是一种至高的艺术追求,他们用各自的点、画书写经营来阐述对书法艺术和历史人生的理解。“书法的魅力在于它形、音、义的结合,从甲骨文、篆文、隶书到我们今天使用的简体的汉字,每一个文字,我们的古人都赋予了生活的寓意,这是民族文化、历史的书写呈现。”

庄子曰:“大知闲闲,小知间间,大言炎炎,小言詹詹。”做学问如此,写书作画同样需要广袤的视野、深厚的学养。陈培说:“书法到一定程度就是在书写文化、书写内在修养。书法的技巧通过平时的书写训练是可以达到的,但作为书法艺术最终追求的意境和神韵,则不仅需要客观努力,更重要的是要有深厚的学养,一个没有文化内涵的人不可能成为真正的书法家。”因此,除了平时的书法学习,陈培喜欢将历代古诗词曲融入到创作中,他说诗词、书法历来是被看作是一体的,“好的诗词作品,会给人无限的联想,产生美的意境。诗词只有通过书法才能把它的内涵呈献给欣赏者。从唐宋开始,书家开始重视诗词和书法的创作结合。宋代文学大家赵孟頫的《前赤壁赋》,气势苍劲雄浑、飘逸,用笔纵放自如,快劲流畅,一如他豪放、俊逸的文风,把文的内容、书的形式结合得浑然天成。书法只有赋予文化内涵,它的艺术魅力才能千古流传。”如今,陈培将创作大量的精力放在了书法的现实创作中。“人的生活离不开历史,人类的精神生活更需要历史。书法作为中国人的一种重要的精神活动方式,传承和发展着中国的历史文明,深深影响着每一代中国人的现实生活。唐朝书法家颜真卿的《祭侄文稿》中饱含的爱国情感,在千年之后仍然让我们心潮澎湃。艺术家只有时时关注生活、关注历史,听从自我心灵的呼唤,才能体悟到中国几千年书法的真谛。

初心,是热爱,也是追求;是目标,也是动力。从陈培作品中,让我们感受到的是他严肃的态度、毕生的实践和溯本求源的精神;让我们感受到的是他继承传统经典书法的那份坚持;让我们感受到的是他“不忘初心”,让书法真正重新走进人们的生活,成为中华民族文化复兴的信念,这也正是陈培的书法立场与文化担当。”

被钓鱼台国宾馆、中国博物馆(现国家博物馆)北京饭店、京西宾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九三学社、浙江美术馆、北京大学图书馆,马来西亚吉隆坡书院,慈湖、福建省图书馆等机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