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汉白书法展(11月16日)

新品!

崔寒柏老师同款

盖印章专用牛皮垫

到货!

崔寒柏书风专用笔

上新!

崔寒柏历年作品集

11月16日(周三)20:00,

将进行

崔寒柏老师书法作品拍卖,

预展如下

1号拍品:

大字、小行书作品,

19*33cm,

精裱仿古笺硬卡。

大字:

寿而康

小行书:

韩昌黎云:“饮且食兮寿而康,无不足兮奚所望!

膏吾车兮秣吾马,从子于盘兮,终吾生以徜徉!”

2号拍品:

书房联中堂,

27*67cm,

仿古纸。

兰有国香清益远;

松如人寿老逾坚。

3号拍品:

大楷作品,

34*37cm,

手绘乌丝栏格粉蜡笺。

王 绩《醉后》

阮籍醒时少,陶潜醉日多。

百年何足度,乘兴且长歌。

4号拍品:

小行书作品,

38*38cm,

仿古纸。

陈继儒《小窗幽记》句

读理义书,学法帖字;澄心静坐,益友清谈;

小酌半醺,浇花种竹;听琴玩鹤,焚香煮茶;

泛舟观山,寓意奕棋。虽有他乐,吾不易也。

5号拍品:

小楷作品,

22*22cm,

楮皮软卡。

黄庭坚《水调歌头》

瑶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

溪上桃花无数,枝上有黄鹂。

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

只恐花深里,红露湿人衣。

坐玉石,倚玉枕。

拂金徽。

谪仙何处,无人伴我白螺杯。

我为灵芝仙草,不为朱唇丹脸,长啸亦何为。

醉舞下山去,明月逐人归。

6号拍品:

四尺对开行草条幅,

34*138cm,

红星宣纸。

杜 甫《绝句》

不薄今人爱古人,

清词丽句必为邻。

窃攀屈宋宜方驾,

恐与齐梁作后尘。

7号拍品:

小行书作品,

34*52cm,

微喷洒金熟绢。

向子湮《卜算子》

临镜笑春风,生怕梅花妒。

疑是西湖处士家,疏影横斜处。

江静竹娟娟,绿绕青无数。

独许幽人子细看,全胜墙东路。

8号拍品:

小楷六折页,

9*18cm*6cm,

楮皮纸硬卡折页。

范仲淹 《岳阳楼记》

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具兴。乃重修岳阳楼,增其旧制,刻唐贤今人诗赋于其上。属予作文以记之。

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前人之述备矣。然则北通巫峡,南极潇湘,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

若夫霪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隐曜,山岳潜形;商旅不行,樯倾楫摧;薄暮冥冥,虎啸猿啼。登斯楼也,则有去国怀乡,忧谗畏讥,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

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皆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嗟夫!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高清大图在微信群发布)

崔汉白书法作品微展(9月29日)

到货了!

崔寒柏书风专用笔

9月29日(周三)20:00,

将进行

崔寒柏老师书法作品拍卖,

预展如下

1号拍品:

大楷作品,

30*37cm,

仿古笺。

陆 游《柳桥晚眺》

小浦闻鱼跃,横林待鹤归。

闲云不成雨,故傍碧山飞。

2号拍品:

大字、小行书作品,

34*46cm,

仿古蜡染笺。

大字:

紫气东来

小行书:

语出:刘向《列仙传》:

“老子西游,关令尹喜望见紫气浮关,

而老子果乘青牛而过也。”

3号拍品:

四尺对开大行草竖幅,

34*138cm,

红星宣纸。

司马光《客中初夏》

四月晴和雨乍晴,

南山当户转分明。

更无柳絮因风起,

惟有葵花向日倾。

4号拍品:

精裱行草麻笺册页,

9*20cm(合),20*180cm(开)。

沈佺期《夜宿七盘岭》

独游千里外,高卧七盘西。

山月临窗近,天河入户低。

芳春平仲绿,清夜子规啼。

浮客空留听,褒城闻曙鸡。

5号拍品:

四尺对开大楷横幅,

34*138cm,

仿古宣。

辛弃疾《卜算子·寻春作》

修竹翠罗寒,迟日江山暮。

幽迳无人独自芳,此恨知无数。

只共梅花语。

懒逐游丝去。

著意寻春不肯香,香在无寻处。

6号拍品:

六尺对开行草横幅,

48*180cm,

红星宣纸。

毛泽东《七律·长征》

红军不怕远征难,

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

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

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

三军过后尽开颜。

7号拍品:

四尺对开小行书,

34*138cm,

仿古纸。

王羲之 《兰亭集序》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高清大图在微信群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