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虎能:亲情笔墨的书法文化叙事

庚子夏天的一天下午,由于需要向一家杂志社征稿,我到吉首市刚刚病愈的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湘西自治州书法家协会会员梁厚能家中采访他的书房叫“五莫斋”。

侯能是个老朋友。我是在1990年代认识他的。当时我是湖南税务报副刊部主任,偶尔收到龙山梁厚能的文章。侯能的散文朴实、清新、真挚。我非常喜欢它,并编发了他的一些作品。那时我们还没见过面。2005年的一天,我从朋友那里得知,他几年前调到吉首,成了著名的书法家。一次在朋友的办公室,我看到了他的一幅草书。刷子在自由移动。侯能涉猎篆书、隶书、楷书和草书,尤其是草书。40多年前,他从小学三年级开始练习书法。他不打牌,也不喜欢抽烟喝酒。书法早已融入他的骨髓和血液。

侯能认为,学书法不能只是在书房里练书法,只能算是一个作家。要成为一名真正的书法家,就必须全方位加强学习和修养。他把自己的书房命名为五墨斋,意思是用一生去理解书法的奥秘和精髓。于是,侯能利用各种机会走出书房,到西安碑林、兰亭遗址、曲阜孔庙、常德诗墙、龙门石窟、布尔门等书法胜地,收藏了大量的古代书法。他用了6年时间,走遍了湘西的名山大川、名胜古迹、古村落。他对书法进行了艰苦的实地考察,并深入历史上的一堆旧论文中,寻找湘西历代书法的线索。”从书法的角度解读神秘的湘西,用散文的笔调讲述书法文化”,2011年,他撰写了湘西书法史专著《书法湘西》,被中国书法研究院编入《2011中国书法年报》。吉首大学将其列为湘西20种必读图书之一,并荣获湘西市“五个一工程奖”二等奖。

侯能在湘西书法史研究取得阶段性成果后,也紧扣书法时代脉搏,把研究视野放在更广阔的视野中。他特别关注世界文化遗产老四城、唐崖、海龙墩等土司遗址的书法遗存和当代书法现象,撰写了30余篇书法理论文章,分别发表在中国书法和中国书法专业报刊上2014年,侯能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实现了人生追求的一次飞跃。

就在侯能的书法创作和书法理论研究越来越好的时候,2016年10月,侯能突发脑出血,左半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他在吉首和长沙躺了整整一年的病床。侯能以不屈不挠的毅力走出了人生最黑暗的时期。2017年7月,他从长沙马王堆医院出院回家。在家人的帮助下,他铺上宣纸,调整墨水。因为他还不稳定,只能在书桌上写字。由于手脚笨拙,地面和宣纸上到处都是墨水。最后,他坚持写他的第一部作品“和平是祝福”后,他的疾病。妻子用手机拍了一段视频,侯能在朋友圈里发了病愈后的第一条信息:“很高兴我还能写作!”

出院后,他坚持康复,练习走路,开始和亲戚们一起散步。当他走不起路时,他就坐轮椅。休息了一会儿,他走下去,从几步走到几十步、几百步、几千步。后来,他扔掉轮椅,每天走一万多步;同时,他坚持每天模仿书法。久而久之,他忘记了许多单词的笔画和结构,只好从头开始,模仿书法,查书法字典,慢慢恢复大脑和手的记忆。经过两年多的书法练习,侯能的书法水平有所提高,已接近病前水平。

2010年以来,他利用周末、春节、元旦、国庆等节假日,通过多种方式筹集建设资金。同时,他还从全国23个省市的150多位知名书法家中征集了200多位优秀书法家。在家乡(湘鄂渝交界的龙山县桂塘镇)规划建设了桂塘书法墙、梁家寨书法碑林、跳岩河摩崖题刻、明溪书法桥、书法桥等公益性书法项目,如额尔第岩古村落、五龙山大峡谷聚落区等,已成为三省边境地区的标志性文化景观,吸引了西班牙及山东、湖北、重庆、贵州等20多个省市的书法爱好者前来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