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山的作品将继续在日本流行

在日本书法界,傅山的作品虽不算火爆,但越来越受到重视。究其原因,是日本书法界只提倡展览,而傅山的书法气势广阔,这也是他不能完全被接受的原因,但近年来傅山风格作品的创作人数有所增加。正如曾经有人将赵之谦的作品转化为日本风格,使之成为自己的风格一样,傅山的作品也会在日本流行。今天的年轻人非常喜欢傅山,对他书法作品中充满活力的线条和节奏感到震惊。例如,在日本举行的高中国际艺术展上,傅山的一些作品获得了“特别评选奖”。在关西国立大学书法展上,傅山的书法作品也获得最高奖项。

这个洞穴的原名是小川。生于1938年。毕业于新潟大学教育系。日本福山研究会代表,四季书法协会会长。著有《浮山书法选集》、《浮山墨罕》、《浮山墨宝》、《浮山书法拓片选集》等。1996年至2011年,imagawa将每年到太原师范大学任教,到中国各地学习和旅行,并积极举办日中书法交流活动。他在日本创办了浮山研究会,策划了多次展览,对浮山书法在日本的普及起到了重要作用。日前,本报特约撰稿人就富山在日本的影响、富山对当代中国书法发展的影响,以及中日书法家对书法史的看法,采访了小川先生。

在日本书法界,傅山的作品虽不算火爆,但越来越受到重视。究其原因,是日本书法界只提倡展览,而傅山的书法气势广阔,这也是他不能完全被接受的原因,但近年来傅山风格作品的创作人数有所增加。正如曾经有人将赵之谦的作品转化为日本风格,使之成为自己的风格一样,傅山的作品也会在日本流行。今天的年轻人非常喜欢傅山,对他书法作品中充满活力的线条和节奏感到震惊。例如,在日本举行的高中国际艺术展上,傅山的一些作品获得了“特别评选奖”。在关西国立大学书法展上,傅山的书法作品也获得最高奖项。

艺术文化周刊:作为日本福山研究会的代表,您曾多次在日本和中国举办福山书法展。你为什么这么偏爱浮山?

我觉得傅山的书法像洋葱。洋葱国有,有很多种方式,可以说是民间厨房中的高级料理。浮山也是一个国际存在。

富山因为富有而吸引我。伏山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他有时隐居在山洞里,有时在市集里。也就是说,他是一个自由出入各种阶级和各种世界的人。他承受着时代的命运。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人没有最好的生活方式,但这个人并没有暗中走捷径,只是不停地思考自己应该站在哪里,然后才能生存下去。

傅山的作品,从皇家到平民,既有雅俗共赏的情趣。他的作品不仅符合日本人的感受,而且也很难让日本人理解。如果有些日本人读了傅山的作品,但仍然不想学他的书法,那可能是因为他的作品很难理解。以前举办“浮山书法展”的时候,遇到过很多这样的人。在日本,很多人对伏山的认识并不全面。我们应该充分认识傅山生活的时代、地域和文化背景。

imagawa:可以说,日本对外交往的范围逐渐缩小,持有留学意识的人越来越少。无论是在科研活动还是艺术活动中,都有这样一种感觉。看来日本政府并不重视这种交流,年轻人也很少有这种意识。

艺术文化周刊:日本书法学生普遍认为,在中国留学回国后,跟不上日本书法的潮流。你怎么认为?

我认为恰恰相反。在我看来,近30年来,日本书法界一直处于漩涡之中,停滞不前,所以没有什么跟不上。

从个人角度看,中国书法的土壤是肥沃的,参与的人很多,人民群众普遍重视。书法在未来会有怎样的表现还不得而知,但其惊人的爆发力值得期待。相反,如果我们分析一下日本的“书法土壤”,就会发现土壤里没有种子,既没有播种者,也没有栽培者。中国不是,甚至在栽培之前就已经根深蒂固了,所以只要追求它的根就可以汲取足够的营养。在日本,没有人想努力工作。过去是,现在不是了,所以土壤越来越贫瘠,发展的机会越来越小,前途暗淡。而且,虽然一些年轻人愿意学书法,但社会和学校并没有引导他们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老师。虽然他们愿意努力,但效果不是很好。

总之,这是由于不同的历史观。对日本人来说,单词越老,距离就越远。篆书很古老。在日本人眼里,这与他们自己无关。篆书虽然更接近甲骨文,但也与日本书法相去甚远。对于篆书来说,中国人的亲密感和日本人有很大的不同。中国人和日本人很难理解历史存在的不同感受。

中国学生写西周的石鼓文或金文时,总是写得很认真,这让我感到自卑。日本人不会那样的。日本人经常写楷书,因为楷书和日本人很接近,所以他们可以写得很认真,但是楷书离日本人很远。因此,写隶书的日本书法家被称为“隶书书法家”。因为擅长公文的人不多,我们会特别对待他们。相较而言,行书和草书在时间上与我们比较接近,所以比较常见。

日本人对书法史的看法没有中国人古老。公元800年和平时代,孔海在唐代留学归来时带回了王羲之、颜真卿的书法,因为六朝的书法是楷书。从历史的角度看,对于日本人来说,看到篆刻和隶书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说,篆刻和隶书在历史上是长期存在的。日本书法的历史只能追溯到公元600年或800年,而中国书法的历史可以追溯到3000年或4000年前。对日本人来说,隶书和篆书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尚未得到充分的发展。

一般来说,这是因为日本人和中国人对书法史有不同的看法。在我看来,中国书法家写的碑文比艺术更神秘。他们非常重视语言中神秘的魔力,但许多日本人并不知道这一点。应该说,他们还没有理解其中蕴含的情感,所以他们随意对待他们。日本人非常擅长渲染和处理,而中国人则不然。当时人们对汉字有敬畏之情,重视汉字作为文化,这也是中华民族民族精神的体现。(刘谦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