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松在腾王亭

我听了很久了。几年前,我在曲阜看到孔林碑文时,除了一批汉代名碑搬进孔庙外,还有李东阳、阎松、翁方刚、何少吉、康有为等明清著名书法家所刻的墓碑,我没有找到严松的笔迹。他心里一直在嘀咕:能进入孔府碑林而不被各种风吹雨打所灭,这不仅体现了孔府的海汉气派,更体现了严嵩书法的非凡技艺。

据齐乳山介绍,清代顺天府的科举殿堂是世界上第一个科举殿堂,皇帝任命的考官都是尚书级别的。贡院大殿的牌匾是“致公堂”,据说也是阎嵩所写。乾隆曾想取而代之。他命令满超写下来。他私下写了很多次。结果,不如严松的笔迹好,只好保留在原来的印章里

严嵩因书法而在杰出人物画坛上崭露头角。我不禁感慨江西老表的洞察力、胸襟和勇气。他认为自己赢得了唯物主义、现实主义和历史的真谛。毕竟,历史不是一个可以打扮的小女孩。这是回归历史本色的唯一途径。一个是一个,另一个是两个。这真的是公平公正,足以“说服人”“劝民”是治国理世的最高境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