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大师&–书法词典

康德是西方哲学美学史上的重要人物。他不仅是德国古典美学的奠基人,也是西方现代美学中有影响的人物。

黑格尔在批判康德的同时,也充分肯定了康德哲学,指出“康德哲学虽有缺陷”,但却是“现代哲学的转折点”。他还说:“康德的理论的确是理解艺术真正概念的起点。”。从刚刚出现的主体美学的角度看,它实际上是建立在康德美学特别是天才理论的基础之上的。金斯塔科夫曾指出:“在他的艺术天才理论中,康德把重点放在艺术创造的主体上,论述了艺术天才的本质及其与自然的关系。康德美学开创了从天才主体的角度研究“艺术美的真实概念”的现代倾向。

王国维的《古雅在美学中的地位》也是在康德美学思想的影响下写成的。他的“一切美都是形式美”的思想不仅来自康德,他的天才思想也来自康德“艺术家,”它写道。天才的创造。这也是康德提出后一百多年来学者们的结论。然而,世界上有些东西决不是真正的艺术产品,决不是可开发的产品,制造它们的人决不是天才,我们把它们看作天才制造的艺术。它没有名字。它的名字很古怪。”

王国维把古雅之美置于“天才的生产”,即“真正的艺术”与“商品的使用”,即真正的商品之间。因此,“古雅”低于“天才艺术”或“真正的艺术”。在古雅层次上,王国维把书法整体放在低级,称之为“低级艺术”,把“三代中鼎、秦汉临摹、汉、魏、六朝、唐宋碑刻”列为“低级艺术”,认为“绝不是真正的艺术”。王国维的非正义贬损虽然可以说是他自己的发明,但其源头是康德。康德认为,对于鉴赏的判断,“善与美的结合破坏了它的纯洁性”,因此“附庸之美”低于“自由之美”或“纯粹之美”。虽然王国维认为书法属于“形之美,形之美”,但他认为书法毕竟是一种接近非艺术的应用文。具体而言,它更接近中鼎、篆刻、碑刻的社会实践意义,是“低级美学”。其实,这是一种偏见。

蒋孔阳先生在评论康德美学思想时曾说:“附庸之美虽不如自由之美自由纯洁,但也不一定是低级之美”,这也可以用来评论王国维的“低级艺术”论。其实,中国书法一般来说,尤其是出自名碑的书法,不能说是“绝非真正的艺术产品”或低于“天才的产物”。相反,应该说它本身就是天才的作品。这可以被康德的天才描述为“用儿子的矛攻击儿子的盾牌”。

美的艺术是天才的艺术。人们可以从中看出天才是一种天赋。它没有对它所生产的东西作任何具体规定,所以原创性必须是它的首要特征;(2)所有天才的作品必须同时成为模范,也就是说,他们必须能够成为模范。它本身不是模仿产生的,但它必须成为他人判断或法律的标准。(3) 它是如何创作的,不能用它自己来科学地描述和解释。作者不知道这些思想是如何在他心中建立起来的,也不受他自己的控制。(4) 自然不通过天赋的艺术来为科学立法,而只是在艺术应该成为美丽艺术的范围内。

本文概述并强调了天才的四个特征:独创性、造型性、自然表现力和艺术美。康德虽然强调了难以解释的天赋与自然启示、灵感与无意识,但应该说这是心理学的现实,其总的精神是强调艺术中的自由创造,强调自由与发展、规律、天才与自然的统一。

为了证明历史上形成的中国书法不是一门“低级艺术”,本文首先以康德的天才四大特征为例,展示了王羲之在中国书法中的典型现象。

在书法史上,对“书圣”王羲之的评价和描述可谓五花八门

王羲之书法雄浑典雅。它就像一条龙在天门上跳跃,一只老虎躺在凤凰宫里。因此,历朝历代的珍品将永远视为一种修养。(梁小燕评古今书法家功过)

右军的作风是独特的。如果书不进晋,就不算上流社会;如果法不顺王,就叫做一品?有没有人能用舍中尼的话讲得对,有没有人能用很少的分歧成为一本法书?(李明。湘穆的书法字迹优美。规则)

自唐代以来,历代文人书法都是右军(今)。沈寅默《二王法经一瞥》)

在西方文学史上,歌德写过《无尽的莎士比亚》;在中国书法史上,有《无尽的王羲之》。通过引述《书论》,我们可以看到历史上对王羲之的高度赞扬和描写。然而,这不是康德天才理论最好的例子之一吗?王羲之没完没了的书法现象与康德的天才四大特征可以简单地相互印证

1、 “天才与模仿的精神是完全对立的”,前人“对它所产生的东西没有任何具体的规定”。因此,对于王羲之的书法来说,“独创性必须是其第一特征”,所谓“独树一帜”、“推陈出新”、“善于一家之美”、“形成他那个时代最好的风格”可以看作是独创性的同义词。王羲之之所以善于反模仿、独创,是因为他具有丰富的“天然精神禀赋”,即“艺术家的天然创作功能”张怀玉在《柳体疏论》中说:“如果说它无所不能,性质独特,性质巧妙,辉煌于今,反古,流行于百代,那么不那么高雅才是最重要的。”。这是对王羲之天资和本职的高度评价。

据张延元《历代名画札记》记载,金代王震“为右军写书,右军也学金画”。他曾对王羲之说:“书是我自己的书,画是我自己的画”,突出强调“我”字,是美术史上第一次见到的强烈的主观意识,是对原始世界的强烈向往和热烈呼唤。

据《南史张嵘传》记载,张嵘的书《大有作为》,他还说:“我恨的不仅是官吏,更是二王”,这是艺术人格的标准和张扬,它实际上要求“对它生产的东西没有任何规定”,并宣称“与模仿的精神完全相反”。刘熙载在《易盖书盖》一书中充分肯定了张荣的豪言壮语。

至于唐代的张旭,董复在《张旭》的另一版中写道:“书中有史,天长。”。那些有假笔墨,并且对它有很好的理解的人,就是那些完全获得它并把它加在他们手中的人。你知不知道曲直的法有它自己的特点?那些看他的书的人,比如九高的《马》,在形状上找不到相似之处。至于痴迷于世事的怀素,他的艺术能力是完美的,他是草圣中最自然的(鲁寿《怀素草书大师之歌》),他的创作“新意无定规,古稀里里,半墨无”。醉了可以随便写两三行,醒了就写不出来”(徐尧《怀素大师草书》)。张旭和怀素的草书似乎也“无法科学地描述和解释”。正如康德所说,“不允许从任何法律来判断其作品的美”,“不能以任何公式来提供它,以便被确立为一种规范”。徐、苏的书法与康德的天才美学是完全一致的。

中国书法中的王羲之现象、一系列著名书法家的书法创作以及一系列对书法的理论批判,都可以用康德的天才论相互印证,这说明王国维“低级艺术论”源于康德天才论的偏颇。历史事实表明,中国书法不能说是“绝非真正的艺术”,不能说是“天才所作”,不能说是“天才所作”,不能说是“天才所作”,因而不能说是“低级艺术”,这是康德美学所能充分证明的。康德的天才理论证实了这一点。

纵观现代书法家、美术家的论述,他们都赋予中国书法崇高的审美评价和至高无上的艺术地位。例如

在所有的美术作品中,写作是最高的,而另一种艺术有着另一种艺术无法表现的优点。写作可以表现出别人不能表现的东西。(梁启超)

我们相信书法本身在各种艺术中是第一位的。没有书法鉴赏知识,就不可能真正了解中国美学。(姜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