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杰出书法家孙伯祥57幅经典书法作品赏析

常言道,“书为心画”,“字如其人”。欣赏书法不仅仅是看功力的深厚,看点画、章法的精巧,而是要看作者的精神、胸襟、气质修养。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也就是人的精神,人的气质的一种抽象体现与表露。因此,欣赏书法的最高境界是通过书法作品与书法家“对话,交流”。而赏得此境需要赏者“见智”、“见性”,悟得书法之妙理。

——题记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宣告成立,中国革命的面貌从此焕然一新。百年风雨,砥砺前行,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正在一步步变为现实。追忆峥嵘岁月,缅怀先辈风范,一幕幕浮现在眼前,令中华儿女倍感震撼和骄傲。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由于处于半封闭的状态,所以这一个时期的中国画创作是在一种相对狭小的空间中进行的。处于美术的正统地位的是由延安革命美术传统、新民主主义、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和写实主义相结合而成的一种新中国模式的现实主义形式。中国现代美术的发展历程和基本特色,主要是由这一历史主线规定的。传统文化与外来文化的冲突,时代和革命的要求与艺术自身规律之间的矛盾,启蒙需求与救亡主题的相互制约等,都围绕上述主线对美术的发展产生了影响。现代历史文化和包括革命斗争、民主革命、社会主义建设在内的社会运动的种种曲折、变异,都可以在现代美术的山谷中听到回声。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许多已有成就的老画家的艺术更加臻于成熟,一批新人也开始登上画坛。

新中国从创建到发展,从探索到奋进,从积弱到富强,给每一个人留下了深刻的体验和难忘的记忆。漫长也短暂的70年,让一个古老的民族焕发了青春,经验与教训、激动与叹息、汗水与成绩,伴随着我们的日日夜夜,铸就了今天的自信与荣光。中国书法,从深厚的传统走来,与新中国一路同行,在新时代呈现出新的发展态势。

今天我们来分享杰出书法家孙伯翔的经典书法作品。

1934年10月4日出生于天津武清县,字振羽,别署师魏斋主人。现为中国书协理事、中国书协创作评审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进修学院教授、天津市文联委员、天津市书协副主席。

孙伯翔自幼学书,临池不辍。曾得王学仲、孙其峰指导。崇尚碑学,倾心北派,兼涉隶、篆、行、草、书作雄强古拙,形散神聚,气质不凡。现为中国书协理事、中国书协创作评审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进修学院教授、天津市文联委员、天津市书协副主席。出版有《孙伯翔书法集》等。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师承王学仲、孙其峰诸名家。潜心翰墨至今六十年有余,曾习唐楷,后专师北魏石刻。

孙伯翔专攻魏碑,专攻到数十年如一日用成卡车的纸来临习造像、摩崖,这种专攻劲头,惶论当代,就是与古代的大家相比恐怕也有过之而无不及。正是这种专攻,使他的魏碑笔法和线条质量跟任何一个碑学大家相比,都不逊色。这样的深厚功力,使他从当代99%的那些追求短平快急功近利不下苦工夫的书法家中脱颖而出,具有了成为大师的第一个条件——功力。

孙伯翔做人的正直厚道,书法理论的精辟深刻,使得孙伯翔在近20年中立定而不倒,这不是机遇和取巧得来,而是真本事和功夫得来,实属不易,令人赞叹!

孙伯翔的书法,其价值在楷书上,而不是在魏碑的草化上。其魏碑达到的高度在当代无疑是数一数二的水平,对古人,可以与清道人曾农髯有一拼,但比之赵之谦、何绍基、于右任等还有相当的距离。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五届兰亭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主要书法作品有:《行书中国美术》《行书中堂赞梁璋尧书画艺术》《行书寞愚赞弘一诗》《行书宋王安石孤桐》《行书河靈岳秀》《行书徒善如归》《行书韩愈葡萄诗一首》《国画午酣》《行书像》《行书伯翔论书》《国画最佳时》《国画观荷》《国画书家笔下无定》《国画十合方膺题梅一首》《行书蜀处清来五言联》《楷书龟寿》《行书唐吴融诗》《行书集问世》《国画清花隽永》《国画蝉鸣石榴香》《国画东坡画竹》《行书屈原句》《行书濳神》《行书大道归舟五言联》《行书清前劲直七言联》《行书撼松题石五言联》《国画日昨喻汝》《行书宠辱太留十一言联》《行书天覆地载》《行书犀利方雄七言联》《隶书王维五律诗四首》《篆书柳荫廓扇面》《金文扇面》《行书清人刘熙载》《行书妙极生知扇面》《行书中堂赞天津开业》《隶书寿》《行书金刚经》《行书中堂书艺之道》《楷书傲骨热肠七言联》《行书野桃径柳七言联》《行书泉清山秀五言联》《楷书仁义方圆五言联》《行书思九横四六言联》《行书细雨斜桥七言联》《行书中堂长征战史永载史册》《行书揽先贤名句》《隶书天发神识文天》《楷书孤夆秀峙》《楷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行书杜甫丽人行》《行书中堂撼风衣着雪立轴》《行书曹操观沧海·碣石篇》《行书八十寿辰自作诗》《行书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等。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中国美术》赏析

孙伯翔《行书中国美术》孙伯翔乃当代碑书第一高手。魏碑书自清未至今名家可数:康有为、赵之谦、张裕钊、于右任、李瑞清、曾熙、陶浚宣及徐生翁等。成功者如康、赵、于、徐,毁誉参半者如张、李、曾,近于失败者如陶。碑书不外乎方笔、圆笔、方圆结合、碑帖结合等几种路子,况大兴于清末,历史留下的开创空间足够大。碑书大家问世时间间隔之短史上所无,百年之间名家辈出。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中堂赞梁璋尧书画艺术》赏析

孙伯翔《行书中堂赞梁璋尧书画艺术》孙伯翔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崛起于书坛靠一手纯而又纯的魏碑书,孙氏之成功在于用笔—方笔。其方笔的力度颇大,震撼人心。在孙之前写碑书者“使笔如刀”能够自然切斩出见棱见角的碑质点线者无,多为描画做作或能力不及,故孙氏在魏碑风格史上是具开创之功的大家。释文:字署砺平砺不平,一世清贫老画翁。双纸片字皆成宝,散落芸众锦匣中。八方斋内观峦岫,三尺案边听鸟鸣。书画巨擘名海外,来者笔下定天平。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寞愚赞弘一诗》赏析

孙伯翔《行书寞愚赞弘一诗》虽然孙氏仅以笔法之功即可立足于书坛千古,然目前称其为大师则稍差一步耳:孙氏于结字、书风开创远不及笔法高标,其书主要得法《始平公造像记》、《张猛龙碑》,或参赵之谦法,常合古人辙路,己意不多其书尝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后有过一段激进的“变法”阶段,惜其未能继续开拓,因何?碑书开拓须有极高之学识、眼力与超常之胆气,开创之初不免有种种不足,遂批评声雀起,于是将孙氏开拓之念压住,乃大憾也。后又皈依《始平公造像记》,结字之开合移位种种富于生气的意趨均让位于“复归平正”耳。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宋王安石孤桐》赏析

孙伯翔《行书宋王安石孤桐》释文:天质自森森,孤高几百寻。凌霄不屈己,得地本虚心。于笔侧变化未敢深入,其一生结字之种种变化仅在于一平面中之部首笔画左右上下之平移变化,而不敢将字倾侧—孙氏之字无论变形多大无一倾侧笔也。细研孙氏近年作品,其结字取修长之唐楷意,少碑书之“宽扁”态,颇有疏古(汉隶、魏碑)亲今(唐档)之意,其结字法冥冥之中唐法愈发占据上风,以较多唐法做入碑之基,取北碑方折之笔,合成书之清刚严整气貌,而古拙气渐亡矣,唐法入碑乃学碑大失、大忌也。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河靈岳秀》赏析

孙伯翔《行书河靈岳秀》孙氏书法无处不在的理性占据了书之大半深层的平行、等距等唐法意识在其内心深处打上了愈老愈深的烙印。而奇拙之字则是在唐法规矩之内的种种变化,而非在上溯魏碑乃至汉隶秦箓这些朴逸造型气质基础上的变形。因为变形站在唐法和站在汉魏基础上表面上看有时“差不多”,其实这对于将书家书风推上一个更高的层次起到至关和站在汉魏基础上表面上看有时“差不多”,其实这对于将书家书风推上一个更高的层次起到至关刻”之味。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徒善如归》赏析

孙伯翔《行书徒善如归》因何孙氏多行草笔意的书作则光彩四射?行草破规矩也。这一潜层的规范、造型意识是制约孙书未能进入化境之关捩。其钟心的圆笔魏碑《论经书诗》仅停留于学习阶段,未能真正化入自己的创作中活用。方圆结合在其笔下其实是以方写圆,圆多难融。方笔易得规矩平正刚硬,圆笔易得变化活泼苍朴,孙得方失圆也故孙氏立世之基在于方笔笔法,以笔法带动了结字风格的“中度”个性化,此为优长。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韩愈葡萄诗一首》赏析

孙伯翔《行书韩愈葡萄诗一首》释文:新茎未遍半犹枯,高架支离倒复扶。若欲满盘堆马乳,莫辞添竹引龙须。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国画午酣》赏析

孙伯翔《国画午酣》在其书风变化的几个阶段都有敢与前贤比肩的精品力作问世,震撼着人们的心灵。再一点就是孙老的书风一生都在寻求变化,晚年积极寻找碑帖融合之法,从不懈怠,从不僵化,这是常人难以做到的。虽然论文气不及康、赵,论胆量不及徐生翁,但仅笔法以及笔力呈现出的或威猛或清刚或苍朴的气格即可立世,虽然稍稍有些遗憾罢。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像》赏析

孙伯翔《行书像》孙先生已八十高龄,从艺七十余载,年年岁岁,朝朝暮暮、却仍然孜孜矻矻,矢志不渝。正如《八十寿辰自祝》一诗云:“余生好求书与画,逆迫多舛不觉难。方园幻变无竟了,东图西抹又十年。朝暮兴趣唯浸墨,妙得灵光何时见。纸醉金迷未迷眼,清凉境界自疑仙。”从诗中我们也看到孙先生的虚怀若谷和对书法艺术的不懈追求:起于方正,行于温润,臻于清凉,不殁则求。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伯翔论书》赏析

孙伯翔《行书伯翔论书》孙伯翔认为将来书种、书风之变很可能在碑帖结合上。书法艺术无疑要在字内功下大力气,同时要多读有用的书,更要捕捉大自然的万物之象。书画的点线其质如钢筋(带锈),或如木棒,或如铁块,或如石块,千万不要似棉团,似麻披,更不要像稻草。丰腴的字最难写,清人刘墉的字品位很高。每人写字快慢程度不同,写快也对,写慢也对,关键看他“节奏”、“音符”掌握得准不准,美不美。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国画最佳时》赏析

孙伯翔《国画最佳时》孙伯翔在书坛的地位和影响来自于他在魏碑笔法上所取得的突破,尤其在魏碑笔法上的突破完全是在没有前人可资借鉴的基础上,经过他十余年的反复实践、反复探索所取得的。他用一管柔软的长锋羊毫,敢于大胆地侧锋起笔,绞锋行笔,写出了魏碑斧劈刀削、斩钉截铁、钢打铁铸般的艺术效果,真正达到了形神兼备的艺术境界,再现了魏碑的那种大气磅礴、奇崛方雄的艺术风格。他的方笔魏碑是对笔法的一大创造。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国画观荷》赏析

孙伯翔《国画观荷》孙伯翔自幼学书,临池不辍。崇尚碑学,倾心北派,兼涉隶、篆、行、草、书作雄强古拙,形散神聚,气质不凡。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国画书家笔下无定》赏析

孙伯翔《国画书家笔下无定》孙伯翔是我国书法界的泰山北斗,他所供职都是专家大师级的职位。不是评委就是理事,就是副主席。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国画十合方膺题梅一首》赏析

孙伯翔《国画十合方膺题梅一首》书法作为一门艺术,其特有的技法原则和评价标准都是经过历代书法家的实践逐渐积累形成的,对于后人来说,要想使自己的作品符合书法基本规律,获得书法界的认可,就必须向传统经典或前代名家去学习。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蜀处清来五言联》赏析

孙伯翔《行书蜀处清来五言联》学习魏碑来说,当代书坛走这条路的人不少,而孙伯翔先生能够挺然独出,木秀于林,既把握住了魏碑的雄壮浑厚特征,同时又表现出自己的个性风貌,这就不能不归功于他的勤奋和执著。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楷书龟寿》赏析

孙伯翔《楷书龟寿》孙伯翔先生临古功力之深是超出常人的,通过长期、反复的临写,将古人的技法真正地转化为自己的本领,随心所欲地运用发挥出来,并且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可以说孙先生取法《始平公造像记》的历程与吴昌硕临写《石鼓文》数十年最终自出机杼,走的是同样的道路。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唐吴融诗》赏析

孙伯翔《行书唐吴融诗》从孙先生的作品中,我们可以体会到他立足北魏,同时更放眼整个书法传统、专精一体而又博涉多方的实践特征。一个成功的艺术家的作品及风格不仅要能让人喜欢、佩服、品味,更应该能够引起人们的思考、给人以启发,孙伯翔先生就是这样一位书法家!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集问世》赏析

孙伯翔《行书集问世》“品酒醇醨迥异,学书碑帖无町”。著世的名碑、名帖皆为传世之瑰宝,永取不竭,后学者可任其所爱择而学之。循序而进,由古而寻我,千万不要重碑而轻帖,也不要扬帖而抑碑。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国画清花隽永》赏析

孙伯翔《国画清花隽永》学隶书的只取汉简为法,不临礼器、曹全、张迁诸名碑;学魏碑的只把重点放在以刀代笔的小石刻,不以张猛龙、始平公、张黑女、郑文公、论经书诗为宗,虽是学古,却是歧途。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国画蝉鸣石榴香》赏析

孙伯翔《国画蝉鸣石榴香》书艺之妙,皆在于思,线多了字要着眼于点,点多了的字要着眼于线。执笔于手,巧悟于心。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国画东坡画竹》赏析

孙伯翔《国画东坡画竹》他在探索中,不停否定自己、超越自己,对魏碑的理解,并实现了新的突破,他用一管柔软的长锋羊毫,敢于大胆地侧锋起笔,绞锋行笔,写出了魏碑斧劈刀削、斩钉截铁、钢打铁铸般的艺术效果,真正达到了形神兼备的艺术境界,再现了魏碑的那种大气磅礴、奇崛方雄的艺术风格,孙伯翔今天的书法,已经不完全是纯粹意义上的魏碑书法,而是寓雄强于飘逸、寓险绝于平正的艺术佳作,是继承与创新的统一,是功力与性情的结晶。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林猿楚雨七言联》赏析

孙伯翔《行书林猿楚雨七言联》水墨纸本,138×33 厘米。释文:林猿浦雁心常往,楚雨襄云路不迷。写方笔魏碑的时候,要注意到它圆浑的一面,惟有圆,方能厚,惟有圆,方能活,惟有圆,方能内蕴丰富;写圆笔魏碑的时候,要注意到它方雄的一面,要靠方雄体现出魏碑的力度和神采。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屈原句》赏析

孙伯翔《行书屈原句》孙伯翔所谓的方中有圆、圆中有方,并不一定是原碑刻的点画特点,也不一定是北魏书家所具有的驾驭能力,更不一定是刻工有意的修饰,而大多是他个人对魏碑的创造性理解,是他数十年临池、研究的甘苦之言。他临写的魏碑作品,不是对原碑的刻意模仿,不是对原碑的简单复制,而是融入了自己的理解,体现着自己的创造,同原碑相比,他的作品点画更峻厚,内涵更丰富,变化更多样,风格更鲜明,这是孙伯翔先生在继承中国传统艺术的基础上形成自己独特面貌的语言符号。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濳神》赏析

孙伯翔《行书濳神》魏碑结构的艺术特点,就是重动态,重自然,重意象。自然才会有奇逸之美,自然才会出兴趣酣足的味道,自然才会有天成之趣。魏碑体无论是摩崖的擘窠大字或墓志径寸小字,在结构上都突出了重自然、尚天趣的特点。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大道归舟五言联》赏析

孙伯翔《行书大道归舟五言联》书法是一种传统艺术,必须取法古人,取法自然,方可以写出自己的面目。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清前劲直七言联》赏析

孙伯翔《行书清前劲直七言联》书法是一种艺术创作活动。如何认识创作?所谓创作,就是反仆为主,古仆我主,就是在吸取古人,古主我仆的基础上写出自己的面目。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撼松题石五言联》赏析

孙伯翔《行书撼松题石五言联》在艺术的道路上,没有捷径,没有终点。社会的认可,众人的称赞只能说明自己暂时到达了一个释站,后面的路还很长很长。不要被一时的”大奖”、”殊荣”所迷惑,必须不断地反思、调整。要沿着”自有我在”的主梗,有意识地强化自己的张力,尝试打破自己的”金壳”,不断地否定自己,更新自己。”熟而后生”,这既是先哲的名训,也是艺术发展的必然规律。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国画日昨喻汝》赏析

孙伯翔《国画日昨喻汝》要做到既有古人,又有自己,最后还是自己,要做到粗糙、雄浑的地方有细微之处;似兰、似竹、似山石,怎么看怎么都美。做到不仅让内行人说好,而且让外行人也要说好。美的标准只有一个,即有轨道可循,可以任意驰骋,但不能脱离轨道,更不能把轮胎摔爆了。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宠辱太留十一言联》赏析

孙伯翔《行书宠辱太留十一言联》32cm×135cm,写楷书若能来自古人,又能不同于古人,且又独具面目,于平实之中显出灵性,那是难能可贵的,而且应成为我们学书者的一个目标。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天覆地载》赏析

孙伯翔《行书天覆地载》在新的世纪,书法创作的主流将是碑与帖的结合。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犀利方雄七言联》赏析

孙伯翔《行书犀利方雄七言联》书法这东西实在是太难太难了。写字既要有标准照的模样,要端庄;又要有生活照的姿态,要自然。一幅字当中,只有第一个字是已知数,其他都是未知数。要不断地调整、变化,最后达到一个和谐。如果不和谐怎么办?只有撕掉重来。我总觉得,和谐是最重要的。夫妻和谐,兄弟和谐,姑嫂和谐,抽嫂和谐,天地和谐,国家和谐,一切都应该和谐,只有和谐了,才会美,才自然。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隶书王维五律诗四首》赏析

孙伯翔《隶书王维五律诗四首》先生对联“品酒醇酸迥异,学书碑帖无町。”现在先生更趋向于写得和谐、清凉,最后追求的是清凉之境。他有一首小诗:“平生乐书道,匆匆六十春。何岭碑与帖,唯求清凉境。”所谓清凉之境,就是想让人越看越舒服,越看越清凉,这是他的目标。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篆书柳荫廓扇面》赏析

孙伯翔《篆书柳荫廓扇面》先生喜爱六朝书风,尤其是北魏石刻,它给人以强烈的艺术感染。魏碑书体从它的新生、发展到成熟各个阶段都焕发出古朴、雄强、新奇的神采。这一上承秦汉,下启隋唐的过渡书体恰如一座蕴藏丰富的矿山,前人虽已着手开采,但仍需后人再开发、再冶炼,以求铸成精美之器。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金文扇面》赏析

孙伯翔《金文扇面》先生考虑最多的问题就是把传统和性情结合在一起。再进一步说,就是尽量排除前人的影响,写出自己的面目。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清人刘熙载》赏析

孙伯翔《行书清人刘熙载》释文:清人刘熙载曾云书贵入神,而神有我神他神之别。入他神者,我化为古也;入我神者,古化为我也。先入古神,古主我仆,后出古神,反仆为主。先哲名训后侪铭记。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妙极生知扇面》赏析

孙伯翔《行书妙极生知扇面》搞现代书法的人们的探索精神很可贵,但成功非常不易,要比搞传统书法难得多,一旦获得人们的承认,就是了不起的成绩。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中堂赞天津开业》赏析

孙伯翔《行书中堂赞天津开业》没有承接,何谈有新?没有形质,何谈性情?没有法备,何谈意工?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是生资第一,性情为上,写天写地写中华民族。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隶书寿》赏析

孙伯翔《隶书寿》书法艺术的字内功很重要。”一画之间变起伏于峰抄,一点之内殊妞挫于毫芒。”这是字内功极其精辟关键的总结。字内功一是来自传统书法的继承,二是强调个性的”自有我在”,三是本能的偏爱与抉择道路的吻合。继承要勤学不辍,临、悟各半,博取兼收。个性的形成重在经年累月的砚耕不辍,也重在嫁接移植,反结异态不与前人雷同的主观意识。偏爱是主观的向往,要以灵性的实践反映形质功力拙与妍的趋向,或择其妍美之途,它们之间相互滋补,但不能本末倒置,无益徒劳。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金刚经》赏析

孙伯翔《行书金刚经》之一

孙伯翔《行书金刚经》写魏碑方研易,浑穆难。方笔易行,质感难求,雄而不狰,威而不猛,写魏碑之要旨也。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中堂书艺之道》赏析

孙伯翔《行书中堂书艺之道》临写书法则是直取前人的碑帖,在临习中加深领悟能力,久而久之,则可以领悟到书法艺术囊括着大自然万殊意象之美,这种深奥的意象美在日后的创作之中更能感觉到它是书法创作的基石。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楷书傲骨热肠七言联》赏析

孙伯翔《楷书傲骨热肠七言联》书法之妙,全在运笔,笔法当然是最主要的,特别是在具备了一定基础之后,要提高水平就非讲求笔法不可。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野桃径柳七言联》赏析

孙伯翔《行书野桃径柳七言联》笔法、墨法、章法非常重要,我认为尤为重要的是笔法。笔法达不到位(即落笔成形),你再有字外的聪颖,再有多高的学识,你也不会写出完美无瑕的佳作。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泉清山秀五言联》赏析

孙伯翔《行书泉清山秀五言联》魏碑字的方笔、圆笔笔法是辩证的笔法关系,有它形态对立的一面。又有它相互依存的一面,不是异法的对应,是转露为藏,破方为圆的变化关系。方笔主顿,顿中有提;圆笔主提,提中有顿。顿而不提则死,提而不顿则浮。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楷书仁义方圆五言联》赏析

孙伯翔《楷书仁义方圆五言联》138×34 厘米, 款识:祥麟先生联句。甲申正月伯翔书。长线(画)运用要有节拍徐疾,要有长线的曲涩效果。”一画之间变起伏于峰秒,一点之内殊蛆挫于毫芒”,先哲的话道破了笔法的巧妙运用。长线缩短是点,短点伸长是线,无论是点是线,它的自身都有生命力,有它自身的语言。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思九横四六言联》赏析

孙伯翔《行书思九横四六言联》写字、画画最关键、最重要的是用笔,不论线条粗细,都应该有质感、有力度,不可草率。形态易得,质感难求。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细雨斜桥七言联》赏析

孙伯翔《行书细雨斜桥七言联》书家能否使每一根线都达到变化起伏的独立完美,是书家是否具备功夫的关键所在,有多年修炼的功底,便能以自然的形式流露出来,即所谓”虚实相生”、“动辄合度”,此时的点与画既是法,也是情。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中堂长征战史永载史册》赏析

孙伯翔《行书中堂长征战史永载史册》写字,首先要见笔,然后再求变化,再追求不见笔,或是时隐时现。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揽先贤名句》赏析

孙伯翔《行书揽先贤名句》不管一圆好画坏,一定要见笔,要有质感。写字也是这个道理,没有质感,什么都谈不上。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隶书天发神识文天》赏析

孙伯翔《隶书天发神识文天》要学会八面用锋,但行笔必须正。只有正才有起伏,只有正才有变化,只有正才有生命,只有正才有声音,只有正才有节奏。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楷书孤夆秀峙》赏析

孙伯翔《楷书孤夆秀峙》多年来对”捻管”问题争论不休,结果是谁的权威大谁就算是正确,其实不然,当因人而异。捻管与执笔高低一个道理,要根据笔者自己来抉择,不能绝对,更不能命令。以何为依据,艺术效果好是最正确的答案。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楷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赏析

孙伯翔《楷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之一

孙伯翔《楷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之二

孙伯翔《楷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之三

孙伯翔《楷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之四

孙伯翔《楷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之五

孙伯翔《楷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之六

孙伯翔《楷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之七

孙伯翔《楷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之八

孙伯翔《楷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之九

孙伯翔魏碑笔法行楷书《楷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笔一画自成生命。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杜甫丽人行》赏析

孙伯翔《行书杜甫丽人行》书法不应该写简化字,更不应该在书法创作中提倡写简化字来代替繁体字。因为书法创作所要解决的一个主要矛盾就是疏密矛盾。正是由于对立统一,才构成了书法的具有丰富内涵的美。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中堂撼风衣着雪立轴》赏析

孙伯翔《行书中堂撼风衣着雪立轴》在书法中,一个笔一圆就是一个完整的零件,多个零件组合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机械。楷书要做到动起来,行草要做到静下来,这样才称得上是好作品。楷书切忌死板。在微妙处要察、要悟,要在微妙处见精神。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曹操观沧海·碣石篇》赏析

孙伯翔《行书曹操观沧海·碣石篇》这类少数反结安排的字,在《张猛龙》的主体结构中和以方为扁的匠心经营中起着挑起矛盾又平和矛盾的作用,呈现一种个性美,这种个性美给共性美赋予了无穷的生命力。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八十寿辰自作诗》赏析

孙伯翔《行书八十寿辰自作诗》习书或创作关键在于微妙之处,越不着意处,越要着意。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行书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赏析

孙伯翔《行书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书法中最宝贵的地方正是在它的微妙之处,古人说过”法备而书微,法简而意工”,就是这个道理。你做不到这一点,不但你提不活,更难达到落笔成形。比如《暴龙颜碑》,它笔笔都是笔锋起挺,那简直是太高了。……在形似之后要找出它的最微妙的地方,包括笔法,也包括结体……然后再下笔亲自去体会,这是最关键的地方。

中国当代书法家孙伯翔《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赏析

孙伯翔题写的《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两块巨匾,被悬挂在中共中央党校研究生院大门前。

孙伯翔先生是新时期时代中国书法艺术蓬勃发展的见证人与亲历者。在七十多年的翰墨生涯中,他勤奋执著,勇于探索,立足北碑,精研专攻,领异标新,创造出既具传统庙堂正气,又具时代精神品格的独特书风。在当代书法艺术相对浮躁的大环境中,孙伯翔先生恪守继承与创新的艺术规律,致力于书法教育与创作研究,不涉浮华,脚踏实地,成果丰硕,“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堪称推动当代书法艺术健康发展的中流砥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