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静漪:他在长城上写了15米的书法,数百万网民观看了

我是一位自下而上生长的人,所有艺术家都是从威尼斯双年展或者是“国家认定”等奖项开始的,好像只有我是转发点赞后再加上和商业品牌合作后,一点点起来的。

品牌合作:星巴克、B站、青岛啤酒&长城、别克、MLGB、优衣库等;参与活动:TED、淘宝造物节、天与空创意节等。

我知道我的书被圈内人诟病,但我希望我的内容是能被大家看明白的,不然会失去书法本身的意义。

和朱敬一对话时他正在喝茶,他话不多但是每一句都让人频频点头。「艺术平民化」是朱敬一一直提倡的,将书法回归字本身,他的字就是写给普通人看的,“很多人看了我的书去临摹,甚至重新拿起笔墨纸砚,这个会让我很有愉悦感。”

毕业于国画系的朱敬一,山水画的功底让他开始创作自己的艺术品,起源于两册《中国民间剪纸》,里面收集的作品不少都以中国古代鬼怪神话为主题。

书法或许是画画的“剩余产品”,他将这个“边角料”提炼出来重新自成一派创立了「南门书法」。从大学临摹「魏碑」开始,到为生计发愁时接单「美术字」,让他的字体融入了魏碑与美术字两种元素。

这本武林秘籍就像江湖流传的《辟邪剑法》,它预言着未来的三种生活方式:第一种,物质会趋向于无限低价甚至免费;第二是与不同圈层的人链接,和弱连接的人再次强连接;第三是降维,把固有圈层的维度降下来,所以降到现在导致圈内的朋友认为我的书法缺少本质,不似传统书法的路数。

“我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是,我一定要让人家明白,我写的是什么。现在的书法家,大多数写字写的很好看,但是写出来的字大家看不明白,那不是变成抽象绘画了吗,失去了书法的本意。”

我在找世界上最黑的黑,一种材料,树脂黑,在书法过程中,我发现它竟然能站起来,那如果从二维衍生到三维会是什么?这种树脂材料容易断裂、氧化,我需要找到自己的配方。

艺术从诞生之初就是一个商品,不知道是谁把这个共同体分割开来,有交易就有艺术,从前的达芬奇时代都是有价格的,可能过去会隐晦的进行物物交换或者人情交换。

不要听一个长辈和你说大道理,不要迷信权威。在快餐时代,每年互联网都在流行不同社交平台的规则,越来越多的素人在短时间内爆红,又在短时间内消失,“每个人都能在15分钟内成名”,这不是我说的,是安迪沃霍尔说的。

在长城上直播书写15米的书法,当时的品牌克服场地和无人机的审批,临时布线千米的电缆,让长城有信号并通电,而晚上突遇的雷电又让我关上手机,剩下的是直播平台与1000万网友的观看。

朱敬一去年也被问过同样的问卷,但一年前他因为身体原因改为左手写字,在经过一场大病后,心境不同,回答也不一样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