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陵:书法可以和艺术结合

王冬龄:著名书法家,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他的书法作品,既传承了传统精髓,同时又以极限和震撼的力量使得书法艺术转向当代的表现。他力求在传统的汲取与发挥上有所开拓,在探索新意忽略东方艺术的固有精神。

1月24日,杭州苹果旗舰店终于揭开它的神秘面纱,蜂拥而至的果粉漏夜排队至为一睹芳容。著名书法大师王冬龄也身现其中,而早在此前20天,他与苹果公司的合作已经为本次亮相埋下伏笔。一首赞咏西湖之美的七言绝句书法外墙被微信朋友圈刷爆,有网友称:这种中西结合独一无二的设计实在太符合杭州这座水墨诗情的古都。传统文化与科技的反差碰撞也让王冬龄感到欣喜。

王冬龄:今天这个科技的时代,当然书法应该和科技相融合。应该说苹果公司有了一个设想,当然具体怎么做这个作品,选什么内容,这个是我们商量决定的。其实描写西湖古典的诗词非常多,但是我觉得苏东坡的这一首诗,可以讲把西湖的性格,把它的一种风韵,把它的一种精神都表达出来了。西湖的一种风韵,它就是一种很有文化内涵,很抒情的,浪漫的,又是很唯美的一个象征。我觉得这个作品还是满意的。

如此随性洒脱的创作,源于王冬龄多年来的水墨实验。他在巨幅纸上写书法;他将流行歌曲歌词和哲学著作节选等元素带入传统书法;其中与艺术融合的“书体系列”则更是大胆地用楷书、篆书、隶书等不同的书体,在各种时尚的摄影图片上,写下自己的“读后感”,完成了书法艺术、艺术、摄影艺术的大跨界。

王冬龄:书体的形式,实际上就是说用国外摄影大师女画册的图片,然后我用书法的形式将它结合,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其实我一直在画报的图像上面进行书法的探索,这个从美国就开始做了,应该也有将近30年的历史。李可染讲过,西方有美,中国有山水美,实际上中国不仅有山水美,还有书法美。的线条曲线其实和中国草书的曲线是很有意思的对比,也可以讲是一种对话。因为摄影是西方一个很普遍的表现形式,书法是中国一个很传统的艺术形式,用这个碰撞和对话会产生出很有意思的艺术现象。

水墨这一延续千年的中国传统艺术媒介,在跨界中产生了全新的意义。书法的曲线与曲线异曲同工,慕名而来的欣赏者络绎不绝,而且绝例上都是年轻人。同时,“大尺度”的艺术书法也引发了争议。

王冬龄:当然对我这个作品也有批评的意见,这个我可以理解,当然作为一个艺术家,我并不会受到这些批评意见的影响。我觉得一个艺术家真正作为从艺术观念,内心的呼唤去做艺术创作的时候,它是纯粹的。它不是为了表示哗众取宠,吸引人的眼球,故意这样子去做,这是两回事。我不想去扭转他们,少数人是你无法扭转的。但是我相信随着中国社会的开放进步,随着大家艺术修养的提升,我觉得大部分人会欣赏。

去年一月,王冬龄首要大都会博物馆“水墨”特展,这是该馆举办的首次中国当代艺术展,也是王冬龄丈量书法之宽阔,“大字走世界”之旅的其中一站。几年间他将寻访亚洲、欧洲、美洲,通过在国外著名美术馆展示大字艺术,吧中国书法最好的精神,更直接的呈现给世界。

王冬龄:去年在大都会,我的作品参加了当代水墨展览,同时我在大都会明轩做了一个大字现场的行为,我是写的“道法自然”四个大字,后来还跟美国小朋友有一个互动。同时我提出了“大字走世界”,我在大英博物馆、大都会、比利时皇家美术馆,一些西方的美术馆做过这样的大字示范之后,我觉得很有感染力。用这个形式把中国的书法艺术,让世界上更多的人去欣赏去理解,很有意义。实际上我是一个带有实验性的做书法艺术的人,我现在很难说,但是我会在中国书法艺术上,既保留它的精髓,又会做一些跨界的尝试,这是肯定的。

“很前卫”、“太现代了”、“创意十足”、“美得不得了”……昨天,在三尚当代艺术馆里,著名书法家王冬龄一看到相熟的朋友和记者,就忍不住上前,问问他们的感受。

作为《杭州跨年展醒墨》的压轴展览,王冬龄的《黑白至上》系列作品一出场,每个人都有点“吓着了”。

一向爱跨界的“老顽童”王冬龄,这次用楷书、篆书、隶书、草书等不同的书体,在各种唯美、时尚的摄影和海报上,写下了自己的“读后感”。

爱看时尚杂志的他,一看到有意思的广告海报,就会裁下来。昨天展出的作品《对花说》,就是某大牌服饰的广告海报,王冬龄在上面,用草书写上了歌曲《男人海洋》的歌词,这让许多前来看展的年轻人,大呼“新潮”。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王冬龄应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之邀赴美讲学。他在美国摄影家爱德华·韦斯顿的摄影画册中,看到了这张名为《沙漠女人》的照片,不禁思绪万千。

“书法和,如果能相互叠加,视觉上,会产生一种复杂的感觉。”他悄悄撕下了这一页。二十多年后,经过“加工”,出现在了这次展览上。

现场挤满了年轻人和外国观众。一位瑞士姑娘来中国十年了,虽然她看不懂照片上写的是什么,但她对这种中西合璧的艺术形式,大呼过瘾:“王老师的心态比我们还年轻,字如其人。”

中国美院书法系教授沈浩则建议观众,这些作品要先远看,再近看,千万别当成纯粹的书法作品看,“这首先是一种视觉艺术,近看后,每个字体又不同,和曲线相呼应,很有意思。”

事实上,摄影与书法的结合,对王冬龄来说,不是第一次。去年,他就在自己拍的“西湖十景”照片上,大胆挥毫。

“生活中,我们常常忽视了大自然的美,更忽视了的美。”王冬龄说,流畅的书法,与唯美的摄影相结合,并非突发奇想,而是艺术道路上的自然趋势。

他告诉记者,上世纪六十年代,他还在南京师范学院上学时,有一次偶尔接触到画,他惊讶地发现,“世上最美的线条,是的曲线”。

“以前写书法,是在白纸上随便写,但在一张图片上写字时,就成了情境书法。它的视觉联想更为强烈,内容和图片是相互补充的。书法对图像的布白、结构都会产生影响,处理得不好,就会生硬、突兀。”王冬龄说。

卢坤峰,是王冬龄曾经的老师。他说,如今国外的抽象艺术很多,把一张纸撕得粉碎,就称为“现代”,而这次,王冬龄除了形式特别之外,还有中国韵味。

“我们的文化传统,对美,比较抗拒、掩饰、逃避。”王冬龄说,尽管如今人们对拥抱、亲吻,已经习以为常,但从精神层面上看,我们对美的认识,还是缺少理解,他希望“通过这次展览,大家更能体味到本真本性的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