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会开幕式的书法作品是他写的

冬奥会开幕式热场环节,欢快热烈的广场舞表演时,巨幅红“福”字在冰雪之中绽放红红火火的喜庆;而在国家入场时,现场地屏亮起“过年好”,欢呼声响彻鸟巢;【地屏亮起“过年好”迎接奥运中国年】的微博话题也十分吸睛……在璀璨夺目的冬奥会开幕式现场,中国书法以独有的浪漫代表中国人民向全世界人民问好。而这儒雅雍容又不失力量的“过年好”以及“福”字,都出自中国艺术研究院书法院院长管峻手笔。中国结、虎头帽、剪纸、书法……冬奥会开幕式的每一分钟,都写满中国文化,整体的创意和创新,体现的都是中国人的价值观念和哲学思想,是更深层次的文化自信。这之中,中国书法元素不可或缺,管峻因此受邀书写“过年好”和“福”,以中国传统文化向世界传递中国过年的气氛,传递立春之际的喜悦。他为此书写多遍,力求用活泼又大方的行书,传递中国文化的内蕴,传递“中国人的价值观,中国人的美学观”,“一滴墨晕染出滔天黄河水,24节气倒计时开起‘冬奥诗词大会’,动人心弦的都是中国文化的韵味,书法在2008年北京奥运开幕式上就已大放光彩,这一次,要进一步书写我们的文化自信”,管峻告诉记者,书写“过年好”和“福”的过程中,自己力求如总导演张艺谋所言“传递一种博大的文化胸怀,一种以和为贵、有容乃大的共存格局”。管峻书法给人厚实朴素的感觉,笔画运用精致、干净。他的楷书融古出新、平淡冲和,充满独特美感;而他的行书、草书、隶书都“蔚成气象,挥洒而不嚣张,枯浓而不显摆,洋溢着一种青春的生命力”。或许老谋子看中的,也正是管峻书法中的青春生命力吧。2016年管峻先生当选“大国非遗工匠文化大使”,成为书法界唯一入列的“非遗大使”。

与此同时,他也是一位体育运动发烧友,尤其热爱打篮球。也因此,由他来为此次彰显中华文化底蕴的冬奥会挥毫泼墨,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他那谦雅温润、潇洒随意的“管体字”,更是将体育精神之美与汉字精魂之美融为一体,将中国“福”字的温润雅致展现得淋漓尽致,于玉管之下见真章。

而简单一句“过年好”,是善意返乡的人们忙碌一年之后所追寻的至高追求,盛放着普通民众新年开端的朴素祝愿。管峻先生笔下的“过年好”穿上了灯光秀的迷彩服,娴静中不乏灵动,更显温馨暖意,犹如给人们内心装上了一盏回家的路灯。

管峻,1964年生,江苏人。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中国画专业,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院长。

有人说,管峻是传统的,又是国际化的,是有个性风貌但又不能贴标签的艺术家。他是古典的,也是开放的。他凭借深厚的传统学养在无边界的现代时空中游走,将其化为有中国气韵、有文化动力的艺术追求。

淡定的气质、超然的襟怀与严谨的文化态度,成就了他纸上的正大气象与骨秀之美。他的书法,娴静中不乏灵动;他的画作,细腻又不缺洒脱。而若要说管峻最具代表的,还要数他的楷书。他把端庄严谨、法度森严的楷书,写出了继承、嬗变与发扬的全新生命。

作家余秋雨曾这样评价管峻的楷书,“明丽柔雅而不求重力,匀停舒缓而不着凌厉,一眼就是初唐的日月”。

管峻提起笔的那份纯熟,非一朝一夕促成的。书法和绘画是由高技巧来支撑的,高技巧必须要有大量的时间来保证。若没有“量”,就很难把技巧提高到一个纯粹的高度。每日的书写,已经成为了管峻习惯。

然而,除了技巧,书法中不可或缺的就是那份“境界”。有高技巧支撑之外,还要讲究境界,还要讲究风韵。但是,怎样把学养、风韵、包括人生境界介入到书写当中去,却是一个大的学问。

“我们平时听到人们在评价时经常会说,作品很有文人气、有书卷气、很有味道,或者说作品格调很高。这些东西其实可能不完全跟技巧有关,而是跟其他知识诸多因素有关。这个就是人的修养,而且是全方位的修养才能得到这样的境界。”管峻在采访中说道。

楷书这门艺术,在历史上众多书法家的演绎下,已经被赋予了性格与基调。但是,优秀的书写者,会因心中的所想,呈现出不同的感觉。管峻认为,作为艺术工作者,不能关在家里面闭门造车,一定要有生活刺激。那么生活刺激从何而来?管峻说,那便是走向自然——向自然当中去讨要笔墨。

“石涛经常讲一句话,搜尽奇峰打草稿,但是我们看他笔底下的画图,跟真山真水还是不一样的,其实那就是艺术家心底的山,心底的水。经过你自己心里的东西,把你自己的感悟表现在笔墨之间,这种笔墨是有温度的,甚至于有生命的,而且是流动的。”

▲管峻书 范仲淹《岳阳楼记》 楷书 2015▲管峻书 齐白石 扇面 楷书 2015继承与发展

管峻喜欢干干净净的书写,就如同他的人一样,儒雅而纯粹。他的楷书,出自唐楷,但却又能跳脱出模仿,在继承中发展出新的力量。

“你怎样去索取,其实是非常关键的,然后怎样把自己的东西发挥出来,这就更加关键。那我们不仅要学古人,最重要形成自我,这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正是在这样一个漫长的过程中,管峻楷书逐渐成型,成为精品。

让美好的事物永久流传下去,是人们美好的希望。方正管峻楷书字库,就是希望通过数字化的方式,让管峻楷书这份艺术精品不仅仅只展现在宣纸之上,而是能永久保存并且广泛传播。

半年的书写,逐字的修改。将繁体简化,又将结构和笔画精准再精致。这款字体以褚遂良书法为本,参以己意自成一家,字形轻巧自然,工稳清丽。其风格秀美空灵,适用于文化类的宣传设计,以及商业类品牌的广告和产品包装设计。

他说,打篮球是他从小就喜欢的,无论在幼小的时候,还是到部队去当兵,还是上大学,以及后来走上书画专业之路,几乎从来没有间断过。除了抢断,管峻在球场上最大的杀手锏便是三分球,与年轻人一起奔跑在球场上,管峻不输这群小伙子丝毫。

打篮球与书画创作,本是一动一静的事情。但在管峻看来,打球和书画又是相辅相成的事情。“我并没有希望就是打篮球成为一种职业,或者说在篮球上有多大的造诣,但是实实在在它是伴随着我在前行,而且让我的身心得到了锻炼,然后才能让我的事业健康成长。”

谈到打篮球与写书法之间的相通之处时,管峻说道,“我经常把打篮球投三分的精准度跟我写楷书的精准度拿来相提并论,因为在篮球场上你要得分,不管是两分、三分,把球投进去那是最重要的。要投进去是讲究精准性的,这个需要很长时间来训练,当然跟这个天性也有关系。其实写字同样是这样,尤其是楷书,如果结构有一点或者有一个笔画不在位置上,那么形就不对了,同样非常讲究精准。其实精准是非常关键的。”

痴迷书画的管峻,一直坚守着传统的生活之道,至今不习惯用智能手机和电脑的他,与繁杂的信息时代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屏蔽了不少来自光怪陆离的世界的烦扰。“这样我感觉自己倒也比较轻松,也没有感觉到这个对我生活有什么不便利的地方,反而给我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可能对我的艺术创作会更有好处。其实也就是习惯而已,习惯了就行了。这些东西古人都没有,不也很好吗?”

管峻说,未来的日子是不可预知的,但希望在有生之年,能把对艺术的热爱全部浸入进生命,当再回望的时候,便不会留下遗憾。

管峻喜欢与古人靠得近一些,挥洒而不嚣张,枯浓而不显摆。他是复古的,但又是年轻的。正是在这样的碰撞之下,他的作品,才会散发出鲜活之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