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业协会会长苏石树:中国书业协会永远不会欢迎田英章,也不会承认他的楷书

都说见字如人,从一个人的字可以反映出一个人的性格,在高速发展下,现在能写出一手好字的人越来越少,由此可见,好的字体也是需要精雕细琢,而不是谁天生就有的。

中国的汉字历史源远流长,一开始记录的方式从甲骨文、金文、拓片,到后来的简帛,纸张,无一不是记载着汉字历史的悠久。而书法,也是其中一种重要的传统艺术。

书法,起源于一些刻画符号之类的图形,用来刻在陶瓷上。后来在魏晋时期,从符号方式转变为文字模式。在发展中,书法的字体百家争鸣,有甲骨文演变的大篆、小篆,东汉时期衍生的楷书等字体,书法总带有自己独特的魅力。像工人有工会、商人有商会、而书法在发展中也诞生了书法协会。

它叫中国书法家协会,简称中书协,成立于1981年。里面的成员都是国家级的书法家,是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的团体会员。其中的每一位,都是在书法行业有着举重若轻地位的人。

而在这样的学术性协会中,也有内部巨大的争议。甚至有拒绝行业内书法家的书法,被拒绝的这个人叫做田英章。

田英章,1950年出生在天津,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日本东京学艺大学,是书法研究生,也是一名书法家。幼年的他曾跟随家里的长辈和兄弟一起研习书法。

之后在部队中是一名文艺兵,他的硬笔书法写的很好,在上世纪十年代他的书法水平在全国已经到达了顶尖行列,但了解他的人都是同一个行业的人。

直到在书法行业里他多次获得国内外的奖项,也拿过全国一等奖,获得了领导们的关注,在1981年在中书协成立之时,田英章加入了中国书法家协会。

同年被国家人事局特调,成为《国务院任命书》的书写员,这份工作他一干就是9年,可以看出国家对田英章书法水平的认可。之后曾多次前往全国各地去进行学术交流,还举办过全国书画人才在艺术交流大会。

田英章不仅是一名书法家,也是一名教育家,他曾在国内等多所大学和日本国艺书道院等单位教授硬笔、毛笔书法。之后出版了关于书法字帖、教材、录像带等七十多种教学方式。

除了是中国书法家协会的会员,也是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院终身书法家。他十分喜欢书法,曾出过150余部书法教材。他的字帖和光盘是很多初学者的必备品,可以说他算是间接的教了很多学生,桃李满天下。

在书法中,分为楷书、草书、隶书等字体,其中楷书有很多代表人物,像颜真卿的“颜体”欧阳询的“欧体”等等,田英章的楷体也是在楷书中名列前茅的,田英章在书法上的造诣很高,担任了很多职务,以至于当时中国书法家协会,希望田英章担任中书协的重要职务也只能打消这个想法。

之后能加入中书协时,田英章还是没有加入中书协,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有了团队,另一部分是因为曾经任职过中书协主席的苏士澍,公开批评了田英章的书法。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我们看田英章的书法,是公正整洁、字体大气的,但对于很多资深的书法家他们觉得田英章的字很拘谨,把自己框在了条例之中。

而中书协主席苏士澍对田英章书法的评价,引发了民众的热议。他曾说“中书协永远都不欢迎田英章,也永不会接纳其楷书”。大家认为虽然田英章的书法可能不是很完美,但在能力上是值得肯定的,苏士澍的评价太过严重了。

其实这样的情况出现并不让人意外,一开始书法协会的建立,是为了能有一个更好的环境去对书法进行更深的了解和探讨,随着时代快速的发展,不良的风气影响了很多圈子,现在也腐蚀了原本有着初心的中国书法家协会。

中书协从之前研究隶书、草书、楷书等字体,到现在研究所谓的“丑书”。“丑书”是指字体张牙舞爪,扭曲的存在,但要用自己的形式,驻足于书法界。

丑书的盛行还得来自于现在中书协里面一些作家,他们大力推行,搞一些噱头来博取大家的关注,美名其曰是为书法行业做出努力和贡献,像个跳梁小丑一样,发展出各种各样的丑书。甚至为了发展这种“以丑为美”的书法风格,不惜去抹黑盛行了这么多年的传统书法。

比起原本来的书法家,要靠自己系统的学习书法的知识,千锤百炼、日复一日的练习毛笔字,才能有自己的书法风格,现在的丑书,看着十分潇洒,里面却没有一点文化存在,甚至使书法本身也成为了一种现在的“快消产品”,甚至为了丑书的发展,拒绝老一辈的书法家,甚至对其进行批评。

书法的边界是无穷无尽的,本身没有对错的概念,但为了发展所谓的新文化,而打压原有的传统,中书协已经在这一群人的带领下,变得乌烟瘴气。

再这么继续下去,中书协达到了不可控的地步,也就只能撤销中书协、摘得这些书法家们的桂冠,以此作为一剂猛药,彻底的去根治这些不良的风气,或许他们就能潜下心来认真的去学习书法文化,提升自己的真本事,而不是靠着所谓的新文化而存活。

天下文化是海纳百川的,对于苏士澍批评田英章的行为,反而会引起了公众的讨论,虽然大家暂时会关注书法这一块的内容,但时间一长,总不能一直靠这样的方式来吸引大家的公众。

作为中书协的主席都不认可大众所认可的文化,真的是书法曲高和寡还是别有用心,相信大家也能分辨得出来。

中书协刚刚成立时,一大批的文人志士成为了中书协的会员。他们德才兼备,即使中书协刚刚成立,有许多不完善之处,也能随着他们的帮助下变得更好。

可现在被一些所谓的书法大家引导,失去了原本的初心和想法,即使制度完善了,他们也仅仅只是为了追求名利、想引起他人的关注。

虽然他们自己在说是为了创新更好的书法艺术,可更让人觉得,现在的中书协反而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躯壳,失去了原有的灵魂,变成了所谓的形式主义。

一个个堪称自己具有古代“文人”的风采,大幅的夸赞自己的书法创作,渴望得到民众的认可,甚至不惜去贬低或看不起其他书法家的作品风格。

对于现在的中书协,已然成为了名利场上的助力台,原本的中书协只是在房间里安安心心的去寻找书法的风格,在原有的文化上改进或是传承,现在更多的是去参加剪彩、题词、讲话等各种活动,在书法本身毫无增进。

这几年,老一辈的书法家纷纷退出书协,甚至希望中书协能被取缔,更加反映了现在的中书协内部有着很大的问题。

对于一个书法家来说,有名气不如靠自己的作品去流传千古,还能去为后人做出贡献,像欧阳询、颜真卿这样的文艺大拿,即使在千年之后,依旧会有人向他们的字体模仿和领悟。对于能为更多的人带来便利,好过只为蝇头小利的人。

艺术的本质应该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更应该有着包容、开放的态度,百家争鸣才是对于文化的一个进步,或许田英章确实在书法上面有争议之处,但不能因为你的见识和理解去否定田英章一生的追求,或许他也在进步和修正自己的不足,时间的长河是最能检验一样东西的真伪和好坏,就让时间成为这个事情的见证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