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陵篆刻学会副会长陈振莲比较了四组书法作品的风格,然后谈到了创新

天哲按:中书协原副主席、中文联副主席、西泠印社副社长陈振濂是一位书法大家,更是一位集大成的书法理论家。近年来,先生书法有变,变得越来越厚重,越来越接地气的有书卷味儿。“书法出新”一直是个不好碰的话题,近日,先生先后晒出四组不同风格的书法作品,並就“出新”亮出自己的观点!

书法创作的“出新”向被视为畏途。书写本是一种长期养成的习惯行为,立足于初级的实用书写,于“书写习惯”必反复求之而苦于不可得,当然不须有任何改变。

但作为中高端的书法艺术创作,它又必然带来“与身俱来”的惰性。

我之长期提醒有高度的书法名家们(非初学者)注意要防止“结壳”、要“熟而后生”,还不避误解、有针对性地特别强调提出要试着“反惯性书写”,正是基于这一思考。

但在书法界谈“创新”,要么遇到愚昧浅俗不学无术的矢口否定;要么有些许想法而茫然失措不知所从;要么采取破坏性的“胡来”还信口雌黄自我标榜大师。

于是想想还是要自己先做书法创作创新“科研”之先行者,反复尝试,寻找路径。前不久大约1个月前,已有一次“创意书法”在我们公号的编辑刊布,反响不错。今再取“创意书法”(二)即第二弹一一总之是小步前行,不懒惰不松懈;但决不狂妄自大、大言不惭欺世欺人。书法艺术创作之“创新”,应该是一个严肃的命题;千万不要把它变成哗众取宠的“网红”:仔细体察各种笔墨挥洒行进时细微的差异,从而有所收获有所悟得,则幸甚!

陈振濂,2022年元宵节之夜

文章中,有些话,明显是有所指!

比如:“愚昧浅俗不学无术的矢口否定”,指向谁,大家一定心中有数!“要么采取破坏性的胡来还信口雌黄自我标榜大师”,又指向什么人?一清二楚!“千万不要把它变成哗众取宠的网红”,更是直指谁谁……

一、[常态]:厚重、稳健而流畅之例

二,以“环旋之势”取笔势之跌宕起伏揖让翻卷

三,追求[碑学]之“刻凿”“冶铸”美感:生辣狞厉而显示出剥蚀天然之趣旨

[行草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