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冬龄的“大部头”书法引起了网友们的争议:敢于写字,却看不见。

一向酷爱越境的“老顽童”王冬玲,用楷书、篆书、隶书、草书等不同风格,在各种美丽时尚的摄影作品和海报上,写下了自己的“读后感”。

他喜欢看时尚杂志。当他看到有趣的广告海报时,他会把它们剪掉。昨天展出的作品《与花交谈》是一件名装的广告海报。在上面,王东陵用草书写下了《男人的海》这首歌的歌词,让许多前来参展的年轻人大呼“新潮”。

上世纪80年代末,王冬玲受明尼苏达大学邀请赴美讲学。当他在美国摄影师爱德华·韦斯顿的相册里看到这张名为“沙漠女人”的照片时,不禁想了很多。

书法与书法如果能相互叠加,在视觉上会产生一种复杂的感觉。”他悄悄地把那一页撕下来。20多年后,经过“加工”,它出现在这个展览上。

现场挤满了年轻人和外国观众。一个瑞士女孩来中国已经十年了。虽然她看不懂照片上写的是什么,但她对中西艺术形式的结合非常满意:“王先生的心态比我们年轻,她的话和我们一样。”,建议观众先从远处看这些作品,再近距离看,千万不要把它们当成纯粹的书法作品。”这首先是一种视觉艺术。特写后,每个字体都不同,与曲线相呼应。“这很有趣。”

事实上,摄影和书法的结合对王冬玲来说并不是第一次。去年,他在《西湖十景》中表现得很大胆。

“过去,书法是随便写在白纸上的,但写在图片上,就变成了情景书法。它的视觉联想更为强烈,内容和画面相辅相成。书法会对图像的布局和结构产生影响。如果处理不好,就会生硬、突兀。”王冬玲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